偶然中的必然

张文泰 posted @ 2010年1月14日 02:23 in Spirit and Thinking with tags 世界观 , 2981 阅读

还是接着上一篇《世界中的世界》来继续乱扯。说到底上一篇是讲了系统与系统内事物的关系,这是一种具有相对性的关系。我只是简单的阐述了一下我关于“封闭性”的想法,其实并没有什么实际或者理论上的根据。至于哲学方面我还是比较认同辩证唯物论的,这些想法基本上还是建立在其基础之上。

说到偶然,就会想起掷骰子,骰子每次向上的点数都是随机的,但是经过一定次数之后,每种点数的出现频率逐渐稳定。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偶然转化为必然的例子。也就是虽然某一种个体具有一定不确定性,但是如果这些个体的集合足够多,还是能够预测出大概的情况。有人说,“你永远也不知道一个人下一刻会干什么,但是你能预测人类未来的走向。”,说的就是这个意思。

有这样一个数列1-1+1-1+1...,我们没有办法对其进行求和。它的数列项数虽然已经达到的充分多的要求(无限多),但是反而不能够进行求值。如果这是一个有限项数的数列,它的值反而能够求出,是不是有点匪夷所思。罗素说,历史是由一个个偶然的因素所构成的。比如,希特勒如果当初饿死在奥地利街头,会不会有后来的二次大战?我不赞成如今有些人无论关于什么事件都说是什么历史的必然,那历史岂不是很无趣?这些说法简直就是彻彻底底的宿命论。我不否认有些必然性的存在,但是一味强调必然而忽视偶然无疑是错误的。上面两个例子探讨了一下偶然和必然在数量上面的关系,我不得不承认这是我所不好回答的问题,或许这就是质变和量变的概念了。

但是偶然和必然关于个体的关系又是怎样的呢?倘若我们只研究一个个体?写到这里我又突然想到了“封闭性”,“封闭性”是从结果来分析过程,而这里却是要从过程来分析结果,岂不是很矛盾?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是基于两种不同的思想,所以我们暂时还没有解释的能力。我们暂且可以认为已经发生的事情是必然,那么正在发生的事情就是偶然,偶然之中产生了必然,这事怎样的一种关系?蝴蝶在太平洋上扇了一下翅膀,在大西洋上却引发了飓风。偶然之中有着必然,必然之中也有着偶然。瞬间的偶然却将形成既有的事实,那瞬间和永恒又是什么样的关系?必然又印证着瞬间的偶然,就像一幕幕的电影胶片,每一幕都定格了一次必然,但是你不会知道下一幕是什么。

我还是来自我总结一下吧。所谓偶然,就是我现在坐在电脑面前码字,但是我下一刻很有可能突发奇想想要跳楼,于是就从窗户跳下去了。虽然这种可能性非常之小,但是也是一种可能。有所谓的“分叉”的宇宙就是基于这个想法,不断的考虑各种分支情况而产生了一个复杂的宇宙集合。这种想法有一定道理,但是未必正确。发生了就是发生了,没发生的就是没发生,所以我这一辈子也不一定会跳楼。这是一种微妙的感觉,我明白自己有这种想法,但是我现在可以控制住它,也就是当前的系统环境不会给予它发生的可能。那么,偶然的存在是否就是因为运动的关系?事物都在不断的运动之中,环境也在不断变化,前一刻可以控制的,下一刻却无能为力。这样看起来,必然就是存在于运动的偶然之中,取决于瞬息之间环境的因素。

但是这好像又忽视了不可抗力的干扰。一切物体本身都是具有不确定性,如果这不确定性不是由运动影响的,那就是偶然之中还有偶然?那么,究竟是由于信息量太大而暂时无法计算我们的命运,还是因为事物就像那个无限数列一样无法计算?我期待着有人能够告诉我我的宿命。


本作品遵循“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3.0 Unported”协议,转载请注明来自richard-desktop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Avatar_small
忘带伞的猪 说:
2010年7月28日 07:37

就拿我为什么会看到你这篇文章一样,似乎是偶然的。乱翻的。然而,我为什么会这样“偶然”翻到呢。总共这几个主要原因,一:我在补笔记,遇到一个不会的证明,不知怎么,搜到戴德金分割:二:你的博客里恰好有这个证明;三:天啊,这是什么博客,很强大,引起我的兴趣,我就翻看。四:我也想过偶然与必然,但没有逻辑性。五:那我为什么要留言:交流?认同?或者感觉这世上也有人会像和我想过的问题,但比我深刻,所以佩服?
于是,种种“偶然”促成了必然。但是:我为什么补笔记,遇到证明为什么这次会一定要想办法证出来,为什么对你的文章感兴趣,为什么会留言?这是偶然吗?不是,因为它已经是事实,也就是必然了,当然,你说这是从结果分析过程。但是,假如过程正确,结果不去管,结果还是会发生。假如你非得跳楼,举个例子,当你想证实跳楼只是偶然想到的,偶然去做的。但是,想的同时,想用偶然跳楼证明偶然时,假如你做了,就是必然的,因为这种种原因促使你跳了,有了这个想的过程,打破limit的过程,不就是必然了嘛?如果你说,跳也是偶然决定的,但你决定跳的时候就是,以前的思考经验,促成的必然。反之,你认为跳是可笑的(必然的过程)所以,你没有。
如有冒犯,还请原谅

Avatar_small
张文泰 说:
2010年10月05日 06:38

@忘带伞的猪: 最近为了上大学了所以很忙,一只没有上blog。其实我是很乐意和别人讨论的。可能我这个回复很长一段时候之内你都不会看到,但是我还是说一些东西吧。先说一下我写篇文章的用意,其实就是抛砖引玉,我问了很多乱七八糟的问题,当然现在我的想法可能和之前会有些不同,但是我觉得总的想法应该还是不变的。偶然更多的体现的是一种运动,而必然更多的是状态,这个应该是我的最基本的想法。关于其他的东西,我的想法都很混乱,欢迎你提出其他理论。


登录 *


loading captcha image...
(输入验证码)
or Ctrl+E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