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中的世界

张文泰 posted @ 2010年1月13日 06:00 in Spirit and Thinking with tags 世界观 , 1793 阅读

今天突然想起来要把以前的一些怪想法记录下来。正好刚刚才做完一道题,现在有空就来回忆一下。

就从所谓“观测者的存在影响物体的运动”开始,这就是说,如果一个观测者处在某个体系之中,那么这个体系中的物体会受到这个观测者的影响。从而有“测不准”的说法,也就是不能同时准确地度量某些相关的量。表面上看并没有什么,因为从万有引力理论中我们知道所谓“引力场”的概念,也就是一个物体无论周围有没有其它的物体,总是会形成一种物质场来改变周围的环境。从这个想法进行类比,观测者影响环境是理所当然的。同时环境也会影响观测者,这一点似乎是肯定的,因为观测者和体系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。

但是我们自身是否仍然受到自身的影响呢?或者说我们自身就是受到了自身的束缚呢?这并不仅仅是人的问题,人只是一个观测者,但是物体的存在是不是也有类似的规律?许多数学理论中都有“封闭性”这一个说法,元素与元素之间的运算和关系,总还是在既有的体系之中。推至理论的角度来看,人通过自身观测宇宙而得到的一系列规律,是否也具有封闭性?就好比弈棋之道,在于超然于棋盘之外,如果只是守在棋盘之上,总是要被束缚的。如果说这些理论规律都是封闭的,那么怎样才能破开这些关系,寻找到更进一步的规律?

这里可能有点乱,我稍微总结一下,就是由于物体一定是处在某个体系之中,并且两者之间是共成一体又相互作用的,而如果这个体系中的一切具有封闭性的话,那么物体永远也没有办法突破到外界,所以会有无限的概念。这里的无限听上去有点诡辩的色彩,就像是芝诺的命题:阿基里斯追赶乌龟,明明就在前方,但是由于受到规则的限制,始终不能迈出关键的一步。

我们现有的科学理论体系,就好像是我们观测世界所画出来的一幅画,世界是怎么样,就只能画成什么样,而且还要受到画画的人的限制,不可能一模一样,总会因为手法的缘故有些形似而神不似。我们就这样画出了一个科学的大厦,这只是存在于我们脑海中的理想世界。但是世界终归是要从世界之外才能了解它,类似于人永远也不可能明白人在想什么,因为人就是人,不是造物主。

但是我们暂时还只能在这个世界中的世界中寻找出口,前往未知的路。


本作品遵循“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3.0 Unported”协议,转载请注明来自richard-desktop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
登录 *


loading captcha image...
(输入验证码)
or Ctrl+Enter